继承权纠纷,如何适用诉讼时效?

发布时间:2018-06-04 关注:

【基本案情】

原告(被上诉人):许1、许2、许3、许4、卢1、卢2

被告(上诉人):许5、许6、许7、许8、许9、许10

许永康、许王氏系夫妻,共生育二子即许鹤初、许鹏初。1935年许永康去世,1943年许王氏去世。许鹤初与妻子李佩英共生育四子一女,即原告许1、许2、许3、许4和许卫芬。许卫芬于2006年去世,许卫芬与配偶卢1有一子卢2。许鹤初于1984年去世,李佩英于2001年去世。许鹏初与妻子丁子敏共生育二子四女,即被告许5、许6、许7、许8、许9、许10。许鹏初于1956年去世,丁子敏于1997年去世。165号房屋,系许永康在1932年购置土地后于1933年建造的。文革中,该房交公。19903月,该房落实政策。丁子敏谎称系争房屋为许鹏初建造,房管部门将系争房屋发还给丁子敏,丁子敏遂将系争房屋登记在其名下。

6原告遂起诉至黄浦区人民法院,要求确认与6被告共同共有165号房屋。而6被告辩称原告的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不应受到法律保护。

【争议焦点】

原告提起起诉是否已超过诉讼时效?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档案馆档案及房屋土地管理局档案资料均证明系争房产系许永康建造。许永康、许王氏过世后,该房应由其子许鹤初、许鹏初继承。许鹤初、许鹏初过世后,应由其配偶和子女作为继承人继承其遗产。许卫芬过世后,也应由其配偶和子女继承遗产。系争的房产从未分割,且本案的继承人也未作放弃继承的表示,原、被告均对系争房屋享有权利。被告虽提出原告的诉讼请求已过诉讼时效期间的抗辩,但未提供证据,本院对6被告提出的该主张不予采纳。遂判决:被告丁子敏名下的165号房屋归6原告和6被告共有。

宣判后,许56被告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我国继承法规定,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二年,自继承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犯之日起计算。但是,自继承开始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不得再提起诉讼。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本案所涉房屋原系许永康建造,许永康、许王氏死亡时,并未立有遗嘱,故应按法定继承处理财产。然许永康于1935年死亡,许王氏于1943年死亡,丁子敏于1990年取得房屋产权,且原告许1等人于2000年知晓该房屋产权登记在丁子敏名下,可以认定许1等人从此时开始就知道权利受到侵害。原告许1等人直至2007年才提起诉讼,并再次于20089月提起诉讼,显已超过法律规定的有关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时效。本案审理期间,许1等人未提交新的证据佐证其存在不可抗力或其他导致延期的正当理由与事实,故原告许1等人已丧失了实体胜诉权,即对上诉人许5等人抗辩许1等人已超过诉讼时效的意见,予以采信。原审判决原告与被告共同共有165号房屋,理由不足,予以撤销。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6原告要求与6被告共同共有165号房屋的诉讼请求。

【律师点评】

本案应没有超过诉讼时效,理由如下:

第一,继承人在被继承人死亡后,没有表示过放弃继承遗产的,即视为其已接受继承。既然其已接受继承遗产,就不存在继承权被侵犯,当然对其不适用继承权纠纷的诉讼时效,或者说在这种情况下,其继承的诉讼时效无从谈起。

第二,继承开始后,继承人表示接受继承与继承人未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两者的法律后果是一致的。此刻,被继承人的遗产已转变为各继承人的共同共有财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继承开始时,继承人未表示放弃继承遗产,又未分割的,可按析产案件处理的批复([1987]民他字第12号)对此予以明确。

第三,诉争房屋应属于原被告共同所有

1990年,在私房落实政策过程中,丁子敏以欺骗的手段,将被继承人的遗产过户在其一人名下,并不能因此就简单认定系争房屋就是丁子敏的个人财产。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父母的房屋遗产由兄弟姐妹中一人领取了房屋产权证并视为己有发生纠纷应如何处理的批复》([1987]民他字第16号)。根据上述批复精神,结合本案,1990年,在私房落实政策过程中,丁子敏以欺骗的手段,将被继承人的遗产过户在其一人名下,不能就此简单认定是丁子敏个人的财产,而应认定为代表共有人登记取得的产权证明,该房屋仍属原、被告共同共有的财产。既然系争房屋仍属原、被告共同共有的财产,就不存在所谓的诉讼时效,现原告起诉要求分割共有财产,法院当然应予支持。

综上,二审以已超过法律规定的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时效的观点,是值得商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