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护人代为订立的遗赠扶养协议之效力

发布时间:2018-06-04 关注:

【基本案情】

原告张某根与被告张某琴分别系被继承人张某珍的兄、姐,第三人黄某系被告之子。被继承人张某珍于2010513日死亡,其配偶于19941月死亡,双方无子女。被继承人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均先于被继承人死亡。被继承人遗留有房屋一套,产权于20012月登记在被继承人名下。

另,被继承人张某珍系精神发育迟滞者,于2009415日被法院宣告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被告张某琴为其监护人。200910月,被告张某琴诉至法院,要求撤销其为被继承人张某珍的监护人资格,指定原告张某根或第三人黄某为被继承人的监护人。在该案审理中,原告表示其无法担任张某珍的监护人,同意由第三人作为张某珍的监护人。第三人表示愿意担任张某珍的监护人,承担扶养张某珍的义务,其认为权利和义务应当相一致,要求张某珍的遗产由其继承。原告、被告在庭审中均明确表示放弃对张某珍遗产的继承权,张某珍今后遗产均由第三人继承。法院遂判决撤销被告为张某珍的监护人资格,指定第三人为张某珍的监护人。

2010726日,原告向法院起诉,要求判决被继承人名下系争房屋由原告张某根和被告张某琴共同继承。审理中,黄某申请作为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加诉讼,并要求系争房屋产权归其所有。原告认为,继承法规定继承遗产应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而原告自2010513日起从未表示放弃对张某珍遗产的继承权,其于20091116日在法庭表示的意见不能作为放弃对张某珍遗产继承权的表示,且第三人也未对张某珍的生活尽到照顾义务。被告表示第三人已对张某珍的生活尽到照顾义务。第三人为证明其已对张某珍的生活尽到照顾义务,申请证人吴建忠出庭作证。证人吴建忠出庭作证称其与第三人系隔壁邻居,曾看到有一弱智老太住在第三人家中生活,据说是第三人的阿姨,但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大概是今年的4月至6月。对此,被告和第三人无异议,原告认为证人的证词含糊不清,不能作为证据。

【争议焦点】

1.被告可否代无民事行为能力的被继承人张某珍订立遗赠扶养协议?

2.原告在继承开始前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的效力及其可否撤销?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被继承人张某珍为精神发育迟滞者,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父母和丈夫早已死亡,又无子女,原、被告是其法定监护人,且必然成为张某珍遗产的第二顺序法定继承人。因此,原、被告于20091116日在法庭上要求第三人承担扶养张某珍的义务,并放弃对张某珍遗产继承权的表示,可以视为其代张某珍与第三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的行为。并且,在张某珍日常生活需他人照顾时,原、被告作为张某珍将来遗产的法定继承人明确表示拒绝承担照顾义务,并以放弃对张某珍遗产的继承权作为对价来换取由第三人担任张某珍的监护人并承担扶养义务,原、被告的该意思表示真实,于法不悖,现第三人已承担了扶养张某珍的义务,故第三人要求确认系争房屋归其所有,理由正当,依法予以支持。原告诉称第三人对张某珍的生活未尽到照顾义务,因未提供证据证明,法院不予采纳。依照继承法第十四条、第三十一条第一款,合同法第八条的规定,判决:房屋产权归第三人黄某所有。

宣判后,原告张某根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被继承人张某珍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张某根、张某琴作为其成年的兄弟姐妹,系法定的监护人,但法律并未规定成年的兄弟姐妹之间有相互扶养的义务,故张某根、张某琴将张某珍交由黄某监护及扶养,并同意由黄某继承张某珍所有遗产的行为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张某根、张某琴在庭审中作出了上述意思表示,黄某予以同意,各方当事人在庭审笔录上均签字确认,可以认为张某根、张某琴作为张某珍的监护人,为了张某珍的利益而代表张某珍与黄某签订了遗赠扶养协议,该协议符合法律规定,依法成立并生效。遗赠扶养协议与遗赠属不同的法律关系,不适用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意思表示的法律规定。黄某履行了遗赠扶养协议中约定的对被继承人张某琴的扶养义务,应当取得对张某琴所有遗产的继承权。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据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评析】

本案系遗产继承相关纠纷,又与此前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一案密切相关。

在被告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一案中,被告作为被继承人的监护人,原告及第三人作为有监护资格的人,三者协商一致,原、被告作为被继承人的法定继承人,以放弃享有的继承权、同意由第三人继承被继承人所有遗产为条件,由第三人作为被继承人的监护人并承担扶养义务,各方当事人在庭审中作出上述真实意思表示,在庭审笔录上签名确认,可以视为被继承人的监护人为了被继承人的利益代理其签订了遗赠扶养协议,协议依法成立并生效。第三人据此成为被继承人新的监护人,对被继承人履行监护职责,其中亦包含了在被继承人生前对其进行扶养之义,实际亦是遗赠扶养协议中的扶养人。第三人承担了被继承人生养死葬的义务,故应当依据协议的约定在被继承人死亡后承接被继承人的财产。

原告在被告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一案中明确表示拒绝承担对被继承人的照顾义务,并在继承开始前作出了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以此为对价换取第三人对被继承人承担监护职责和扶养义务。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作出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真实,且在第三人成为被继承人监护人之后原告并未承担扶养被继承人的义务,被继承人生前已得到第三人的扶养照顾,故原告要求撤销其作出的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不应得到法院支持。故,一审、二审法院判决完全正确。